筑筑放暑假了,有將近十天左右,每天跟著在安親班做事的二伯身邊當黃魚,一毛錢也沒付的跟著安親班小朋友一起玩,一起看書,一起混時間,一起吃喝拉撒睡。除了在安親班需要守一點規矩之外,公主過著黑臉不在身邊恃寵而驕上了天的日子。


 


說我恃寵而驕



 


我ㄋ則過了將近十天左右,耳根清靜,氣定神閒,泰然自若,如釋重負,喜不自勝到快要感激涕零的日子。每天過著清晨溜完狗之後去上班,晚上回家吃飽飯玩玩狗就等睡覺;原以為跟筑筑鬥智鬥死的腦細胞可以多少補充一點回來,誰知道這幾天還是為了幫陳三寫篇作文持續傷腦筋當中。死點腦細胞不打緊,拍say的是還連累朋友一起拖下水陪我,這作文最後要是沒能發揮一點妙用的,我真會氣到吐血腦中風。


 


 


妳的日子很舒服嘛



 


打包幾件衣服連同小孩丟去別人家實在是一件輕鬆無比的事情,不過我也是有羞恥心的,日子一天天過,內心的羞愧掙扎感一天天增加,幾天前良心終於過不去了,就開始發佈消息預告兩天後,"公主必須回家"。公主回家是陳三痛苦的開始,很奇怪,他覺得我們母女倆前輩子肯定是仇人。


 


 


我們上輩子應該是情敵~YA



 


我覺得既然沒安排什麼特別活動,小鬼在家就是擺爛一天無所事事,既然如此,至少應該作息正常。十點不到我先動之以情,跟公主說再十分鐘我們一起上床抓背聊聊天;公主一一ㄚㄚ聽就知道不願意。拖到十點半我從電腦前起身走到公主面接著曉之以禮,並表現出堅決態度;公主這下跳腳了!最後只好脅之以力撂出一句:請妳現在立刻上床!公主立刻一秒落淚,斗大的淚珠從眼底滑落到嘴角這段距離中間,她回了我這一串的話:為什麼我要睡覺?我現在就是還不想睡覺嘛!而且我現在放暑假為什麼還要那麼早睡?我中午有乖乖睡午覺,為什麼晚上還要那麼早睡?為什麼妳叫我去睡覺我就一定要去睡覺嘛?


 


 


看我表演吃飼料



 


難道是因為我沒有誘之以利?應該不是ㄅ?我愣了N秒,加上撂狠話放馬後砲利害的臭俗仔個性,根本不是吵架的料,遇上這伶牙俐齒尖嘴猴腮的兔崽子,這下腦袋是一片空白。情況看來已經是輸得很難看了,我也不想見笑轉生氣說出:妳不要給我講那麼多,我叫妳去睡妳就給我去睡的話,最後在吐了幾句很沒說服力連自己都不曉得自己在講什麼的句子後,我也賭氣走回房間。


 


 


熱到死還要叫我笑



 



關上房門之前,我放話,妳們父女倆今天給我睡客廳!躺在床上氣到精神超好,只好又坐到電腦前想辦法消消氣,再回到床上時,陳三已經當和事佬,帶著公主床上躺平。可惜剛才那副得理不饒人的嘴臉還猶然在耳,火是不可能輕易澆熄的!倆父女也不敢盧,大概趁我睡著後又默默爬下床,早上起床發現旁邊床是空的,走到客廳發現父女倆擠在沙發上睡著好笑的姿勢。


 


氣是消了,可是任由聰明伶俐的公主胡亂消磨寶貴的時光,肯定是不智之舉!我要好好的想些事情給她做!看我多氣就好,氣到效率之高,一個事件不到十個小時就火速寫下心得上傳!!


 


 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衣夫人 的頭像
衣夫人

動物醫院的職業婦女

衣夫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