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道含著母乳睡也是會蛀牙的那一刻,妹妹的20顆乳牙已經蛀光光了。第一顆根管是在教學醫院治療,不怕看醫生的妹妹在診療檯上花了四個小時,中途睡著兩次,一共三個醫生出馬,臉腫了好幾個禮拜,那是2014年9月的事,她還不到兩歲。

之後朋友才說,兒童看牙請到台大或是榮總,她們才是兒童牙科界的第一把交椅啊!

在榮總拍完每顆牙齒的X光,醫生請我們做好每顆牙平均就診一到二次,如果無法配合可能會使用束縛帶的心理準備;或者也可以自費全身麻醉一次將全口所有蛀牙處理完畢。使用健保就是用時間與耐心慢慢耗,花錢自費則是速戰速決,唯一缺點是心會痛(因為很貴不是心疼小孩XD)。除了心會痛以外,想到束縛帶,光想像就刺激無限,心理無法做好準備;最後因為小孩沒有喊痛就拖著了。

這一拖,時間來到2017年七月份(真的拖hen久!),她有顆牙大痛!臨時到附近的診所排隊,一邊排她一邊該該叫,上了檯媽媽負責壓制,醫生負責速戰速決,把牙齒挖開放了藥再暫時封填,接著開了止痛以及轉診單請我們去大醫院做牙齒的後續處理。

八月份,家附近新開的牙醫診所終於裝潢好開始看診了,那是一種:等待是值得的第六感,由衷希望這個醫生不要亂跑,最好做一輩子這樣(雙手合十),喔不,她一定會步步高升的,衣家要跟好醫生的腳步去到哪跟到哪。

四歲半,二十顆牙,八月開始12月結束,四個半月的時間除了醫生停診幾乎每週報到。每次都由妹妹自己決定今天要抓大蟲(根管)還是抓小蟲(補小蛀牙),不能說沒有痛到,但是陳大膽不是叫假的,半哄半騙加用力誇獎,她甚至放鬆到有兩次在診間睡著!媽媽得要出動手指當張口器好讓醫生順利地趕快治療完畢,漫長的治療終於結束的那一天,差點沒抱著醫生說謝謝。

每次看診,大部分的時間她都端著鏡子,除了看著黑黑的蛀牙變回白亮亮的牙齒,醫生也會在每個步驟告訴她現在進行到哪裡。

 

上面很專心的時候,下面就鬆了...我是說她的腿。

剛開始看牙的時候,媽媽壓力真的超大,雖然陳大膽以往去小兒科的經驗非常優良,但牙科好像應該就是個很可怕的地方,很擔心小孩爆炸崩潰痛哭流涕,每根神經都繃緊到最高點!看診次數慢慢多了,小孩甚至平常要吃糖時會說:「沒關係!蛀牙的話就去找醫生阿姨就好。」時,媽媽的壓力才逐漸緩解,而且可以加減拍個照紀錄一下。

從第一顆牙根管結束到最後全口蛀牙治療完畢,期間媽媽還是有不信邪希望找離家不要太遠的牙醫診所,畢竟成人就是半年要洗一次牙,每次都跑大醫院絕對不是個好辦法。

可是每個醫生看診風格都不一樣,也不見得適合所有小朋友,比如我們就遇到恐嚇型的:「妳不能亂動,亂動我的針會扎到妳!」「忍耐一下,不然我怎麼幫妳看牙齒。」這些話,聽在媽媽耳朵裡就是一種不存在的LP都快著火的感覺!

就算遇到好醫生,孩子配合度也高,但也可能看完那一次,醫生還是簽了轉診單叫妳去大醫院,畢竟兒童就是一種恐怖的生物,加上不止一顆蛀牙,這次乖巧配合,還有千千萬萬次要挑戰,媽媽自己都常感到害怕了,何況是素昧平生而且又不是兒童專科的牙醫。

遇到合適的牙醫,除了謝謝醫生的耐心之外,平常沒有拜拜習慣的媽媽都想燒個香謝謝佛祖以及18代祖宗的保佑了。

 

大家都鬆一口氣的狀況下,媽媽還錄了一小段妹妹看牙的過程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動物醫院的職業婦女

衣夫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